AD
首页 > 资讯 > 正文

让陈师孟污染司法 蔡英文正在拆台湾的根基

[2017-03-16 15:29:46]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台湾《中央日报》网络报7日报道,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数日前交出了11名“监委”的提名名单,看了这份名单,媒体几无好评,但听了一些“监委”被提名人的讲话,心中就不寒而栗。可

  台湾《中央日报》网络报7日报道,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数日前交出了11名“监委”的提名名单,看了这份名单,媒体几无好评,但听了一些“监委”被提名人的讲话,心中就不寒而栗。可以想像,台湾“监察院”以后可能会多几个不太好听的绰号;另一个是“太上司法院”,因为有些监委认为他们比法官还要大。有了这样的“监察委员”,蔡英文其实也不用推动“司法改革”了,只要交给这些像陈师孟一样的“监察委员”即可。

  陈师孟日前出席一场座谈会,提到他自己对“监察委员”的使命,而且还激动落泪。他愈激动,我们是愈悸动,因为心中实在害怕。他认为,过去那些办陈水扁、台当局“交通部长”郭瑶琪等人的法官,都是“恐龙”法官,有些法官“办绿不办蓝”,劣迹斑斑可考,应该用“除垢法”把他们清除掉,否则让人死不瞑目。最让人害怕的是,陈师孟竟大言不惭,认为民进党执政底下,“司法官”还利用职权阻挡党产会的工作,可以说是国民党的打手。

  陈师孟显然戴上了绿色有色眼镜,一切不看证据,只凭颜色,他的目的是不是想在台湾“司法界”建立绿色恐怖呢?对那些“办蓝不办绿”的法官,陈师孟是要给予奖励,还是也一样要除垢呢?一个尚未就任就对“司法”人员抱有偏见的“监察委员”,将是“宪政”的灾难。这一段发言已说明他并不适任“监察”委员,可是蔡英文办公室至今皆未有任何澄清,显然蔡英文对其并不在乎。

  台湾《中国时报》9日社论则指出,陈师孟身为民进党大老却企图根据民进党意识型态定法官生死,台湾“司法改革”会议再怎么开,如何提出改革意见,恐怕已经毫无意义。

  这么说并非危言耸听,参酌蔡英文及许多民进党公职人员,曾多次指控法官“办绿不办蓝”,陈师孟的“监察院废物利用”谈话,其实代表了民进党的主流政治思维:要透过“司法改革”,或者“监察院”的改组,把台湾的“司法”体系,变成民进党操控下的东厂,罪不上民进党。

  陈师孟的这番话,颠三倒四,逻辑错乱,处处自打嘴巴。除了发泄个人的报复性情绪,也道出了民进党人对“司法”的爱恨交错情感。他爱“司法审判”独立,却恨判决民进党人有罪;他指责法官办案充满国民党的意识型态,却又把自己强烈的民进党意识型态,强加在法官身上。

  说起陈师孟,他最没资格谈所谓的国民党奴化、洗脑教育,更不具任何批判审判独立的条件。因为他的思维、心态已经受到严重的政治意识型态污染。在偏失的思维下,陈师孟即使作为一位“监察委员”,都会伤害“监察权”的公正,更不必谈到他未来滥用纠弹权对台湾“司法”可能的灾难。

  陈师孟出身国民党权贵家庭。国民党专政时期,他们家庭享有一般人民不可能享有的待遇,让他在美国出生,成长于优渥的环境。如果陈师孟说的,国民党奴化、洗脑教育为真,严重影响法官办案的心证,那么,陈师孟也是属于奴化他人的权贵一族。

  在陈师孟面前,谈审判独立、法官自由心证、办案公正,或者司法改革,已显多余。因为,陈师孟期待的审判独立,是要认定民进党公职人员无罪的审判独断,而不是审判独立;陈师孟要的司法官自由心证,是民进党人不会犯罪的自由心证,而非依举证的自由心证。总之,陈师孟认定的“司法”体制,是民进党人可凌驾三级三审确定判决的司法体制,民进党手伸不进去的“司法”体制就是坏的体制。

  陈师孟已经认定台湾“监察院”是“废物”,他想当“监委”,只是要利用“监察院”的权力,作为报复司法的工具,我们有必要就陈师孟提到的,他要对台湾“司法界”做的3件重要事情,向社会发出警讯。

  所谓重要事情,首先,陈师孟说他要除去迫害绿营政务官、迫害陈水扁、迫害郭瑶琪的法官、检察官,要让这些司法官得到应得的惩罚,否则死不瞑目。理性而论,“迫害”一词并不中性,是偏失的用词。陈师孟在他被提名“监委”的时刻,用不中性、偏失的语词,无证据滥指法官的审判为迫害,并扬言要予严惩,他已不适任“监委”的角色。

  在这种极端的报复性意识型态操控下,他要推动的人民陪审制及民选法官制这两件事,后果就更可怕。这两种制度是否适合台湾的政治生态与社会土壤,是可以客观讨论的议题,但若是在这种报复心态推动下实现,必将是台湾的灾难。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