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资讯 > 正文

披文化外衣 绿营欲全面建构“台独”话语体系

[2017-03-16 15:30:07]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本月月初,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接任“中华文化总会会长”,外界普遍质疑蔡英文想加重“本土化”,迈向“文化台独”。对此,媒体人杨昆福在《台海》杂志第129期发表题为《披文

  本月月初,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接任“中华文化总会会长”,外界普遍质疑蔡英文想加重“本土化”,迈向“文化台独”。对此,媒体人杨昆福在《台海》杂志第129期发表题为《披文化外衣 绿营欲全面建构“台独”话语体系》的评论文章指出,正如舆论指出,蔡英文意欲“取‘中华’而去中华”,蔡英文及民进党攻城略地完成“权力拼图”,意图重塑话语体系,挤压非绿生存空间,试图通过“去中国化”和“去中华文化”来割裂两岸的文化历史联结,为“台独”铺路。然而,不管是“柔性台独”还是“强硬台独”路线,其最终结果都将注定以失败收场。

  全文内容如下:

  今年3月初,在经过多方运作之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如愿拿下台湾“中华文化总会会长”一职,正式掌控这个拥有浓厚官方背景,以“建立文化主体性”为宗旨的全岛性社会团体。在台湾政局步入“绿大蓝小”,两岸关系持续恶化倒退的当下,蔡英文及民进党为何急于“攻城略地”,背后到底有何深层盘算与考量,系列政治操作又将产生何种后续效应?

  权力拼图 全面主导台湾政局

  2016年1月初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奠定了民进党一党“全面独大”的“完全执政”局面,该党不但以大幅差距击败国民党,取得台湾地区领导人之位,完成第三次“政党轮替”,而且在台湾地区立法机构113席民意代表席次中,拿下65席,实现“单独过半”。可以说,立法、行政进入民进党全面主导的新时期。并且,民进党在上台后,通过掌握的“执政权”,对台湾权力运作体系中的司法、监察及考试等相关机构进行负责人的提名与任命,从而实现“五权”完全处于该党的控制之下。其中,主导文化发展,扮演“政策规划与推动者”角色,前身为“文建会”的台当局文化事务主管部门,民进党当局在行政团队任命中,早已延揽深绿意识形态浓厚的不分区民代郑丽君出马掌舵,从而牢牢把握文化宣传与决策口。

  然而,性质虽为“社团法人民间团体”,但拥有浓厚官方背景,主要任务定位为“发扬中华文化,深植‘本土文化’”及“加强文化交流”的台湾“中华文化总会”,在民进党上台后,却依然掌握在与绿营意识形态反差鲜明,在马英九时期曾经出任台湾地区行政主管机构负责人的刘兆玄手中。“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权力欲”无限膨胀及充满政治盘算的民进党无疑“欲除之而后快”。在历经运作约600人入会,以大量人头“洗绿”会员及相关政治操作之后,民进党成功逼迫蓝营的刘兆玄“挂冠求去”,从而迫其让渡台湾“中华文化总会”主导权。事后,刘兆玄向外界透露秘辛,他直言在民进党上台后,蔡英文当局核心幕僚直接跟他道明,“蔡英文要这个位置”。民进党在掌握体制内的文化事务主管部门后,再次强力夺下体制外的文化主导机构,最终完成台当局运作体系的“权力拼图”。

  重塑话语体系 挤压非绿生存空间

  民进党之所以急于拿下台湾“中华文化总会”,在笔者看来,显然意图在推进对岛内反对阵营进行“政治追杀”的同时,对“非绿”各方发起文化攻坚战,并展开“文化话语”的争夺与堵截,试图从文化层面摧毁对方反制及再次崛起的利基点,从而霸据岛内文化话语的诠释权,并企图将民进党或绿营的历史观和两岸观等价值倾向形塑成为全岛性的“政治正确”,为全面建构“台独”话语体系作下铺垫。

  有鉴于此,民进党势必会对业已到手的“中华文化总会”进行“物尽其用”。这其中有两个动向值得观察:其一,消极面向。民进党可能采取不作为的态度虚化或冷冻“中华文化总会”,将岛内相关文化事务主导权转移至台当局文化事务主管部门,“中华文化总会”只扮演侧翼功能与角色。然而,由于台当局文化事务主管部门官方色彩较浓,且负责人郑丽君一上任便被蓝营讥讽为“‘文化台独’掌舵者”,可谓动见观瞻。而“中华文化总会”在表征上属于“民间团体”,因此,民进党当局相关文化事务的推动,借由“文化总会”进行铺排与推进,阻力及观感会相对弱化与柔和。所以,第一面向的可能性或许相对较低。其二,将“中华文化总会”作为话语建构的重要场域,加大“去中国化”步伐,凸显所谓“本土文化”。对于,此次蔡英文问鼎“中华文化总会”,前任“会长”刘兆玄曾指出“中华文化总会”宗旨就是弘扬中华文化,并呼吁蔡英文及民进党当局“不要用这么大力气争取‘总会会长’,又一手要去中华文化表征”。外界更有舆论直指蔡英文夺取“中华文化总会”意在“取‘中华’而去中华”。台湾岛内更是重批蔡英文试图借由“中华文化总会”,加重“本土化”,最终迈向“文化台独”。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