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春为 周迅喜事保密 称是甜蜜的负担

2018-12-02 04:23

  李宇春为 周迅喜事保密 称是甜蜜的负担。带着用时两年“磨”出来的新专辑《1987我不知会遇见你》,李宇春近日做客京华茶馆,分享新碟、创作与女神话题。面对专辑中自己的原创作品,她并不想被冠以“创作人”的名头。三十而立的李宇春对年龄很淡然,只觉得从前太执着于工作,希望以后的节奏慢下来。“我现在做一张专辑或是一场演唱会的速度都比以前慢了。因为这不再成为我工作中的一个年度规划,而真的是一个作品,做出来要有意义和想说的话。”

  关键词·新碟

  和张亚东是第一次“合作”

  4年前,李宇春首次推出原创专辑《会跳舞的文艺青年》;2012年,她发表原创作品《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同名主题曲在韩寒加词后大火了一把,“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成为许多人的感叹。今年7月30日,蛰伏两年,李宇春带着全新专辑回归,与音乐人张亚东、林夕、陈奂仁、周耀辉等,奉上了对人生的“新思考”——《1987我不知会遇见你》。

  谈到与张亚东的合作,李宇春表示,这一次才像是真正的合作,之前的叫“工作”。“我第一次和张亚东做专辑是2006年。那时我俩都不太讲话,也没有熟到跟朋友一样,所以更多的是通过唱片公司、经纪人交流。但这一次,我们像朋友,一对一地交流,公司也没有参与太多意见。我俩在一起吹牛、喝茶、吃饭,还有一些歌曲是在即兴创作的环境下完成。比如坐在录音棚,觉得之前的歌词不好,就毙掉、现写。”她列举,专辑中的RockHeart、Danceto theMusic和《弹你的solo》都做了些修改。“两个人合作要讲出彼此真正的愿望或看法,相互碰撞,这样呈现出来的作品才叫‘合作’。”

  不希望《酷》是写自己

  新专辑里,歌曲《酷》由林夕填词。歌名容易让人想象成是林夕在讲述眼中的李宇春。但她不希望这样,“歌词是对酷的讽刺,要表达的是一种当下害怕受伤害,宁愿把自己包裹起来,连行尸走肉都不如的装酷,所以我不太希望这是他眼中的我。”

  陈奂仁的“怪”正中下怀

  李宇春说,这次和陈奂仁的合作比较新鲜,对方的“怪”是她喜欢的表达。“我之前只是听了他的一些音乐作品,感觉很怪,就想说有没有机会可以跟他合作。后来正好他送我唱片,我们就联络上了。用亚东的话讲,他发给我的有些歌曲,是一定不会有歌手买的,因为它们不太属于可以做主题或交流型的作品。但是我就喜欢,很特别,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找出长得差不多的那种,所以这一次收入了他的两首作品。”

  关键词·女神

  女神太多促我写“经书”

  女神或男神的话题是李宇春一直想写的题目,“近两年常常会听到‘女神’‘男神’,而且我发现现在的女神已经不是当年我们心目中那么有唯一性的了。我就想,难道是因为有本经书?只要你照着它,把脸修成尖的,把个性抹杀掉,然后按照女神经书指导的方向去修炼,就可以成为女神?”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李宇春这次写了首词,取名《女神经》。

  对于心中的女神人选,李宇春毫不犹豫地把票投给林青霞,评语是“银幕里,中性飒爽,美得妖艳,银幕外又是另一种气质”。李宇春回忆,她在台湾演话剧时,林青霞曾来观剧,“她私底下也是气场很强大的人,非常随和,又真性情,这样的人会让我尤其敬重。”

  为周迅保密是甜蜜的负担

  除了林青霞,周迅也是李宇春眼中的女神。而她和高圣远的喜事,李宇春透露,自己很早就知道了,但为了保密,她还一直提心吊胆。“很早之前,周迅突然跟我讲这个事,我吓了一跳,又加问了句‘你说什么?’她会真的把你当做好朋友分享她的开心事,你会被她的那种朋友间的信任和情感感动。所以我看着他们私人的照片,替她开心,也揣了这个秘密好几个月。在这期间有媒体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很希望把所有的祝福都送给她,又挺不容易,所以我一直觉得这是很甜蜜的负担。”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2018 厦门资讯 http://www.993x.com/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