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一号奸臣很无奈,合作伙伴竟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政敌?

2018-06-12 02:35

  秦桧自从回归南宋,就一直生活在质疑与谩骂声中,抗“伤感”的能力应该是极高的,但他也有那么些窝火事儿。

  陈康伯是秦桧在太学里最要好的同事加哥们儿。秦桧担任太学学正的时候,陈是生员,算起来该叫秦桧老师。宣和三年,陈康伯考中进士,在秦桧的极力推举下,留校任教,不久就做了秦桧的继任者,秦桧则荣升御史中丞。那些年,他们俩好得就差穿一条裤子了。

  靖康之难中,陈康伯在衢州当通判,没有被俘。高宗立南宋,陈康伯受到重用,先后担任要职。此时,恰逢秦桧被金人释放,昔日好友终于又聚在了一起。但陈康伯对秦桧的所作所为很是失望,虽没有当面割袍断义,却形同路人。有一次散朝后,秦桧邀请陈康伯到家里喝几杯,被陈康伯婉言谢绝,秦桧不禁长叹道:“安侯(陈康伯的字)不念昔日情谊了,现在面对面,跟咫尺天涯有什么分别?”

  徽宗政和五年(1115年),秦桧中科,娶岐国公王珪的堂孙女为妻。王珪是谁?李清照的叔外公。秦桧短时间内能够升任御史中丞,跟他着力巴结王、赵(李清照夫家)两家获取的裙带支持不无关系。让秦桧烦心的是,李清照骨子里根本瞧不上她的这位嫡亲表姐,更不齿表姐夫秦桧的为人为事。

  在汴京时,王、赵两家显贵,李清照夫妇拒不与秦家往来,这还说得过去;南渡以后,秦桧扶摇发迹,李清照屡遭坎坷,在孤独一身、各地漂泊、极其悲惨的境况下,她依旧不拿这位表姐夫当盘菜,这就使得秦桧不能不闹心了。要知道,秦桧也是文化人出身,对书法、诗词均有颇深的造诣,有这么一位盛名在外的小姨子,焉能不产生惺惺相惜的笼络之心?但人家宁愿“凄凄惨惨戚戚”,也不贪图富贵而登门,让秦桧脸上颇不好看。

  政坛上让秦桧窝火的,不是岳飞,也不是那个强烈主张“杀桧以谢天下”的胡铨,而是当时“人望第一”的伙伴李光。

  绍兴和议公布前夕,高宗与秦桧商量,如果单单由秦桧署名,朝野肯定会闹起来,到时候局面不好收拾,应该找一个威望更高的人一起署名。秦桧建议找李光,高宗表示同意,征求李光的意见,李光也没有反对。秦桧内心窃喜:有了李光做合作伙伴,看谁还敢呲牙!

  他没想到的是,呲牙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李光。和议成功后,秦桧夺诸将兵权,还大肆任用自己的亲信,让李光大感上当。他多次找秦桧据理力争,甚至当着高宗的面向秦桧开炮,说秦桧弄权误国,不可不察。合作伙伴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政敌,让秦桧很难堪。他既不能公开撕破脸皮,打击报复,又不能听之任之,装没听见。结果窝了一肚子的火,十分“受伤”。李光做得也绝,知道秦桧“伤感”了,赶紧提出辞职,拍拍屁股走得远远的,不给秦桧任何“养伤”的机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2018 厦门资讯 http://www.993x.com/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