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波《夜魔侠》彩蛋来袭,涉及漫威宇宙,与《复仇者联盟》有关

2017-10-05 15:40

《复仇者联盟》第一部的纽约事件,官方一直提到“经过此次事件,人们会正视自己处于一个超能力者所在的世界”,因此《夜魔侠》也以此为出发点。

如重建纽约的利益就是第一季恶棍们主要聚集的原因。

主角的律师事务所也因为市中心被摧毁,因此房价下跌才负担得起新办公室的费用。

著名的漫威宇宙记者本,也在电影世界观中,因报导纽约之战,将其当作重新在记者事业上振作的动机。

电影世界观的夜魔侠,一开始出道所穿的黑色服装,是参考弗兰克?米勒的夜魔侠,也就是正史世界起源故事《Daredevil:The Man Without Fear》。

不过《夜魔侠》第一季很多情节的发展,也参考很多这部漫画的故事,所以算是很有考究。

Claire Temple在漫画正史世界Earth-616中,是个女医生,雇用卢克?凯奇替她处理事情,之后两人有短暂交往。

在电影世界观中,她只是护士,且先认识的是夜魔侠,只有帮忙看护卢克?凯吉而已。

此外,电影世界观还把Claire跟另一个角色Night Nurse混合,而第二季她刚好辞掉了在医院的工作,或许就会变成Night Nurse,专门替街头英雄治疗。

Leland Owlsley,在漫画正史世界Earth-616中,他不只是商人也是犯罪头目,透过血清改良获得超能力,加入很多恶棍组织。

在电影世界观中,只保留了其金融家的设定,但也加入威尔逊·菲斯克的犯罪集团,之后却被菲斯克所杀。

棍叟不论在漫画正史世界还是电影世界观,都是训练夜魔侠的老师,更是与手和会对战的忍者团队真纯会的首领,跟马特的互动两版本是差不多的。

不过在漫画正史宇宙的棍叟,最近被未来的惩罚者Punisher 2099所杀,电影世界观则还没有死,并亲自手刃了手和会首领信。

大家都知道夜魔侠的父亲杰克是拳击手,而杰克有一次不想打假比赛,那场比赛的对手名字叫做克里尔,是《神盾局特工》第二季一开始的敌人(吸收人)。

他摸什么就会使皮肤变成该物质的特性,在电影世界观目前是站在神盾局那方。

有趣的是,在漫画正史世界观中,他也常跟夜魔侠对战。

另一个跟《神盾局特工》牵扯上的彩蛋,就是马特曾说过自己待的孤儿院为St. Agnes Orphanage,而神盾局特工丝凯(现名为黛西),她也曾住在这家孤儿院中。

本在漫画正史世界观是号角日报的著名记者,他通常不认同老友J.J.詹姆斯把蜘蛛人写成公害的论点,他相当信任蜘蛛人,也时常帮助夜魔侠等街头英雄。

在电影世界观中,也成为第一个愿意相信夜魔侠的人,只可惜最后被杀死。

有人说为何电影世界观要另外创一个报社,也就是《夜魔侠》电视剧的纽约公报。

那是因为在制作《夜魔侠》时,迪士尼还没跟索尼谈好合作,所以当下没有号角日报和相关角色的版权而无法使用。

Melvin Potter,在原作正史世界观中,是一位服装设计师,后来成为超级恶裩Gladiator,是夜魔侠早期的第一波敌人之一,后来成为夜魔侠的好友,但有时又因立场变敌人。

在电影世界观,一开始帮助威尔逊·菲斯克制作许多装甲,后来决定协助夜魔侠时,做出了粉丝们熟知的红色服装。

在Melvin的工作室中,你可以看到《夜魔侠》的恶棍Stilt-Man其装甲服正在被制作中,不知道这是否代表Stilt-Man往后会出现在漫威电影宇宙?

当电影世界观的威尔逊·菲斯克跟他爱人瓦妮莎(在漫画已经是老婆,现在已经去世)第一次约会时,凡妮莎说过他的前爱人喜欢穿白色西装,这是应对漫画正史世界观的菲斯克,通常只穿白色主题的服装所开的玩笑。

斯坦?李老爷爷又客串了,虽然不是本人,但却是警局退休的好警察。

由于《杰西卡?琼斯》中也是同个警局,所以斯坦?李老也以同样的方式客串。

本图在马特的后面有个标志,上面写著ATLAS投资公司,就在马特等人的法律事务所对面。

而ATLAS就是漫威在取名为Marvel前,其出版社的旧名字,可以说是漫威出版社的前身。

当Claire第一次给马特治疗时,马特没有讲真名,反而讲自己是麦克。

这是参考自在漫画正史世界观中,马特为了保护自己的秘密身分,伪造了一个双胞胎哥哥麦克的身分,其个性非常讨人厌,所以马特后来就没再扮成这个身分。

Roscoe Sweeney,不论在漫画正史世界观还是电影世界观中,都是担任马特父亲的假比赛安排者。

在漫画正史世界观,夜魔侠第一次出道是找他报杀父之仇,而对方就在途中因心脏病死亡。

在电影世界观,Roscoe后来被通缉很久,Electra跟马特还是大学情侣时,女方将其抓过来,打算让马特杀死,但马特没这样做反而报警,而双叉女则不见踪影。

在电影世界观让马特眼睛瞎掉,使得其他感官获得超感官能力的化学药桶,上面有个数字组合0464,对应的是夜魔侠第一本登场在漫画正史世界的漫画其发行日期,也就是1964年4月。

WHiH World News,是漫威宇宙所原创的新闻台,最早登场在《无敌浩克》电影中,报导了浩克在校园大战的新闻。

随后也在《钢铁人2》报导斯塔克展览,以及《美国队长2》神盾局陨落,《复仇者联盟2》苏科维亚坠落,《蚁人》斯科特从公司偷钱,还有《杰西卡?琼斯》的紫人人质事件。

二代蚁人斯科特发现自己公司犯法结果被开除,并将钱偷出来给受害者的事件,被WHiH报导的像无恶不作的小偷。

因为斯科特曾工作并偷取的公司,名字叫做VistaCorp,是WHiH的母公司。

有一个帮助菲斯克的狙击手,由于带着扑克牌,刚好对应漫威宇宙知名杀手靶眼的象征标志,所以有很多人推论他就是靶眼。

Electra跟马特偷开了一台红色敞篷车的情节,也是直接致敬弗兰克?米勒的夜魔侠起源漫画《Daredevil: The Man Without Fear》的剧情。

惩罚者养的狗麦克斯,在漫画正史世界中,麦克斯一路追踪,最后杀死主人的凶手,惩罚者出于这点尊敬它,并将其收养。

在电影世界观中,惩罚者屠杀了爱尔兰黑帮后,将其收养才取名为麦克斯。

在电影世界观中,惩罚者将夜魔侠带往屋顶上,探讨杀与不杀的议题,是参考自惩罚者自己漫画连载中的剧情。

Turk Barrett,不论在漫画正史世界还是电影世界观,都是社会最底层小烂仔,同样活跃在地狱厨房区。

他在漫画正史世界观更曾穿上高科技装甲跟夜魔侠对战,还偷过高跷人的装备,担任过菲斯克的左右手。

在电影世界观中,Turk负责纽约港的人口买卖却被夜魔侠痛打,之后菲斯克的阴谋被搬上台面后则一起被抓。

但由于他犯的罪算小,所以被释放出来,打算重出江湖。

正当他要进行一个毒品交易并准备杀人时,跟踪他的夜魔侠又把他痛扁一顿送到医院。

就在住院的几天后,杰西卡被Turk其中一个孩子的妈雇用,要她找到Turk并要求付赡养费,结果Turk在病房中被杰西卡威胁。

Turk出院后,开始往军火买卖进行,没想到又被夜魔侠痛扁。

之后他又会出现在卢克?凯奇的美剧中(今年9月推出),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在《夜魔侠》第二季前半段有重要戏分的爱尔兰黑帮唯一幸存者Grotto,在漫画正史世界中初次登场于Daredevil第168回,刚好这回也是Electra第一次登场的漫画。

两人在电影世界观初次登场也是《夜魔侠》第二季。

在漫画正史世界中,Grotto负责替他老大去雇用Electra,而在电影世界观中,他被设定有全名,叫做Elliott Grote,而Grotto则被设定成他的昵称。

Finn Cooley,他在漫画中不是正史世界的角色,是平行世界惩罚者故事的角色。

设定上曾为爱尔兰共和国士兵,曾因谋杀入狱,后来被一颗炸弹毁容,所以得戴上面具使其脸上的肉块不会掉下来,接着来到美国成为黑帮首领,结果被制裁者杀死。

在电影世界观中,他因为儿子是爱尔兰黑帮屠杀的死者之一,于是亲自指挥部下抓拿制裁者并给他拷问。

结果夜魔侠闯了进来,惩罚者用散弹枪崩了他的脸。

如果编剧想要让他复活,也许炸烂脸的设定就会以此方式致敬。

这本设定在平行世界的惩罚者故事,通常被叫做Punisher MAX,MAX是漫威的子品牌,专门推出比较血腥暴力的故事,有时会设定在正史世界或者别的世界。

制裁者的MAX故事就设定在平行世界而非正史世界,编号为Earth-200111。

《夜魔侠》第二季的惩罚者,很多元素都是参考Punisher MAX的故事。

Punisher MAX有部分故事,在漫画正史世界有被钢铁人的内战档案中纪录到,所以等于Earth-200111与Earth-616都有发生过一样的事件。

另一个参考自Punisher MAX漫画的设定,就是惩罚者进入监狱中的场景。

可能有人会说很多正史世界的漫画,惩罚者也进过监狱。

但那些都是惩罚者假装自首,杀掉监狱的犯人所策划,之后他再逃狱出去,因此通过合法程序让惩罚者被关的,初始于MAX系列的故事。

在高夫人的海洛因包装上,有一个明显的标志,这与铁拳的恶棍之一,Steel Serpent胸前的标志一样,而刚好铁拳也是“捍卫者”系列剧集的一部分,或许可以透过这样串联。

在《夜魔侠》第一季时,棍叟跟一个神祕男子说话,这名男子在漫画正史世界是棍叟最信赖的学生Stone,也是忍者组织真纯会的成员,总是担任前锋对抗手和会。

在电影世界观中,好像他才是老大,并给予棍叟命令的样子。

在《夜魔侠》第二季,凯伦来到纽约公报来找寻惩罚者一案的资料,中间有个报纸,写着Cybertek被遣散。

Cybertek在电影世界观是替九头蛇制作Deathlok战士科技的生化公司,显然又是一个跟《神盾局特工》影集有互动的彩蛋。

Dogs of Hell是一个摩托车帮,曾被从仙宫来的Lorelei教训过,之后于《夜魔侠》第二季,变成惩罚者要下手的帮派之一。

Lorelei原是仙宫的犯人,但当《雷神2》的黑暗精灵攻进来时趁机逃脱,后来在《神盾局特工》第一季第15集时被抓拿。

Reyes检察官最早登场于《杰西卡?琼斯》的剧集中,他想要针对杰西卡杀死紫人做起诉。

所以在《夜魔侠》第二季,开始对义警大刀阔斧,不惜用各种手段,好替自己的政治生涯起步,但也因牵扯到惩罚者事件而被杀害。

Reyes的助理检察官Blake Tower,就在此图中站在她后面,但漫画正史世界是金发白人,支持夜魔侠的做法。

而电影世界观中,他怕被Reyes的权力斗垮,可因良心过不去,还是偷偷将资料给凯伦。

在漫画正史世界,Blake也时常帮助铁拳和卢克?凯奇,或许之后也会出现在这两个角色的剧集中。

Asano Robotics是图片中日文的罗马发音,是夜魔侠与棍叟到码头看到的货柜名字。

这是一家日本机械工学公司的名字,创办人为Yoshida Asano,在广岛核爆后诞生,却因辐射而毁容,因此对美国人产生恨意。

他借由自己公司做成一套装甲,称自己为Samurai Steel,最后与钢铁侠作战中死亡。

公司在正史世界后来的贡献,就是帮大英雄天团做科技升级。

纽约公报开始将地狱厨房的义警称之为夜魔侠时,头版所使用的照片,是直接采用夜魔侠正史世界连载Vol.2第60回的封面,由画家Alex Maleev绘制。

Nobu Yoshioka是融合两个漫画正史世界的角色设定,所形成的电影世界观角色。

首先他在第一季参考者为Kagenobu Yoshioka,这角色在漫画正史世界的1588年成立手和会忍者,所以剧集将他设定为现代手和会的领导者。

而第二季参考的角色为Kirigi,这位是手和会最优秀的战士,但在某次不幸被杀,于是手和会让他复活,最后被棍叟将身体整个摧毁。

所以在电影世界观,Nobu参考了其复活设定,同样在最后是被棍叟杀死。

在惩罚者正史世界的漫画故事《Trial of the Punisher》中,惩罚者杀了一个检察官来自首,而他的辩护律师知道杀害公务员是死刑,希望他用精神异常来辩护。

这让剧集去致敬,变成凯伦与费吉对惩罚者所采用的辩护策略。

至于杀害检察官这点变成反致敬,因为剧集中检察官并非惩罚者所杀,但凶手却故意用此手法陷害制裁者,让警方进行对他的追捕。

在影集中,不断提到深受参军影响的惩罚者的做法与想法,这也是参考Punisher MAX漫画的元素,因为在这系列的漫画中,强调惩罚者的心境跟他从军的经历有关。

《夜魔侠》第二季是在《杰西卡?琼斯》之后发行,所以时间点也是在之后。

除了提到了杰西卡的名字,以及上面讲到的检察官外,杰西卡的律师好友Jeri hogarth,也在第二季最后提供费吉工作,因为她欣赏费吉替惩罚者辩论的论点。

Electra最后死掉的场景,很明显是参考漫画正史中被靶眼杀掉的那一幕,只是电影世界观改成Nobu杀害。

最后她被手和会带走尸体复活,或许就会致敬漫画正史世界中,Electra成为手和会领导者的那一段时期。

在《夜魔侠》第二季剧集中,惩罚者并没有弄上骷髅标志,只有凯伦拿起X光照片,还有一些图案稍为暗示一下。

直到本季最后,弗兰克才开始将骷髅标志印在身上,真正成为惩罚者。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2018 厦门资讯 http://www.993x.com/
网站统计